独恋香烟 发表于 2020-1-9 08:25:03

“ 361 行”新职业①无人机驾驶员月薪轻松上万、入行门槛不高?听听从业者 ...



今年元旦,在上海黄浦江畔跨年的市民游客惊喜地发现,2000 架无人机变成了一个个光点,从江畔缓缓升起。在黄浦江夜景的映衬下,无人机通过排列组合变幻出了奔跑者等造型,并在夜空中进行倒计时,庆祝 2020 年的到来。
如今,作为新兴的高科技行业,无人机行业在年轻人心中已经成为了 " 酷炫 " 的代名词。从影视航拍、农业植保到安防测绘,无人机的应用正在不断拓宽,对无人机驾驶员的需求也在不断增多。人社部去年公布的报告显示,预计至 2025 年,我国无人机驾驶员的人才需求量将近 100 万人。怎样成为一名无人机 " 飞手 "?他们的工资能够轻松过万吗?来听听从业者怎么说。
【飞手:" 在路上 " 是常态】
84 个城市、25 个省份,足迹遍布大江南北。过去一年,无人机驾驶员解影驰基本一直在路上。最忙的一个月,他在上海只待了 4 天。
在朋友们眼中,解影驰的工作特别令人羡慕。他是一名无人机驾驶员,主要从事影视航拍工作。跟随剧组辗转各地,拍摄电影、电视剧、宣传片的航拍部分,这是他的工作常态。
去年年底,解影驰就跟着一支越野车队,从北京出发去了内蒙克什克腾旗,全程跟车记录他们的探险经历。此前,他还曾跟着车队前往媲美美国纪念碑谷的新疆大海道,在戈壁无人区深处航拍已经风化的山脉。" 大海道风化的岩石就像饼干一样,一碰就碎。从高处看,更加能够看到不一样的风景。" 解影驰说。



在新疆大海道无人机航拍到的风景
与无人机相关的工作看似 " 酷炫 ",但其实也是个体力活。在黎里古镇拍摄航拍宣传片时,他就曾为了追赶合适的自然光线,和凯翼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团队一起,扛着将近 100 斤的设备,每天来回在石板路上走 3 万多步。



团队在黎里古镇拍摄宣传片
不过相对而言,无人机航拍还不算最耗体力的领域。解影驰就曾经接过一个电力巡检的长期项目。他们在内蒙古的偏远山区内,用无人机携带摄像头、红外线传感器等设备,检查高压输电线是否存在接触不良、漏电、过热等隐患,代替过去的人工巡检。在 2 个月的时间里,团队每天都需要在偏远的山区中检查十余座电塔,风餐露宿、早出晚归是常有的事。
除了影视航拍、电力巡检之外,目前在无人机应用领域中,农林植保也是一大方向。飞防员会在植保无人机上装满农药,喷洒在农田中。此外,随着无人机的普及和发展,安防应急、航空测绘等领域也有了无人机的用武之地,成为无人机驾驶员聚焦的就业方向。
【考到无人机 " 驾照 " 不容易】
由于接触无人机的时间较早,解影驰和朋友基本都是自学成才,不知道经历了多少次 " 炸机 ",早些年光是维修无人机的费用就高达数万元一年。
如今,无人机的价格和操作方式都变得更为平易近人,无人机飞手的从业门槛也随之降低。怎样真正区别会玩和会开?近年来,随着市场的规范化,无人机驾驶员从业者需要持有无人机执照成了业内一个不成文的规定。
据悉,这张 " 无人机系统驾驶员合格证 " 类似于驾照,由中国民用航空总局授权中国(AOPA)向经过专业培训并通过考核的无人机飞手颁发,无人机培训机构则类似 " 驾校 "。



无人机执照考试 图片由周晶晶提供。
上海玄风航空科技有限公司市场总监、教员周晶晶告诉记者,目前上海共有 10 多家无人机培训机构。除了 AOPA 颁发的证书,业内认可的证书还包括由大疆传媒编写教材的 " 无人驾驶航空器系统操作手合格证 "(UTC)和由中国航空运动协会(ASFC)颁发的 " 遥控航空模型飞行员执照 ",分别针对细分专业领域和竞技领域。
想要拿到一张 " 无人机系统驾驶员合格证 ",其实并不容易。周晶晶告诉记者,执照考试的门槛不高,基本上年满 16 周岁都可以报考,但通过率同样也很低。她就曾遇上带去考试的学员通过率为零的情况,有些学员培训了半年才拿到证书," 实操考试中的‘水平 8 字’等飞行动作,看着简单,但有时花上几个礼拜也不一定能学会。"
此外,周晶晶也坦言,拿到执照只是进入行业的 " 敲门砖 ",无人机各个细分领域都需要更为专业的背景。比如影视航拍领域,可能经过 5 分钟的学习后,大部分人就能上手无人机操作。但要成为专业的 " 航拍飞手 ",还必须具备摄影、剪辑等专业基础知识和多年的摄影经验。
目前,参加无人机培训的人员大致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 " 散客 ",大多是来提升竞争力的职业飞手,以及有意向从事相关职业的无人机爱好者。另一类则是 " 组团 " 前来,包括职业院校、企事业单位和政府机构等。比如,公安局、安保部门会等就会与培训机构合作,在相关部门开展警用无人机培训。近年来,组织无人机专业学生来参加执照考试的职业院校也越来越多。
【无人机高端从业者稀缺】
回想起 2014 年首次接触无人机时的场景,解影驰记忆犹新。那时他还在一家企业做培训师,在深圳出差时,他在机场看到了无人机的展台,花了将近 1 万元入手了人生第一台无人机,连吃饭的钱都没剩下。
2015 年,恰逢工作遇到瓶颈,解影驰索性辞职,用航拍来支撑收入,没想到却阴差阳错地入了行,成为了一名专职航拍飞手。



解影驰工作照
据他回忆,当时无人机还是一项新鲜事物,飞手可以说是供不应求,早期的飞手都是用单反相机搭配自组飞行器进行拍摄。拍摄的要求不算高,但是每天的报酬却高达两万元左右。不过,随着无人机的普及,满足基本要求的飞手越来越多。近年来,部分飞手的出场费甚至低至 1000 元以下。



解影驰摄影作品
此前有报道称无人机驾驶员月入过万很轻松,但据业内人士透露,事实并非如此。目前无人机驾驶员都是 " 接单 " 操作,并且有淡旺季之分,有时几个月都接不到单子,有时又分身乏术。大部分自由职业的无人机驾驶员平均月薪在 5000 元左右。
据民航局发布的《中国民航驾驶员发展年度报告》显示,截至 2018 年年底,无人机驾驶员相关从业者总数已有数十万人。不过,大量专职或业余从业者的涌入,并不意味着无人机人才已经达到了饱和,相反,具有长期经验和专业背景的高端从业者十分稀缺。
目前,国内已经有不少职业院校开设了无人机专业,专业课程主要以基础理论为主,包括无人机构造、无人机原理、机械制图等。不过要真正与市场对接,提高学生的实操技能和专业技能,学校还需要与专业机构合作。周晶晶告诉记者,新职业发布后,上海有多家职业院校已积极 " 接招 ",他们正在探索建设无人机专业。目前,已有学校与培训机构、企业进行合作,让一线企业参与课程体系的打造,为无人机人才池 " 蓄水 "。
栏目主编:徐瑞哲 本文作者:裘雯涵 文字编辑:裘雯涵
除标注外,图片由解影驰提供。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 361 行”新职业①无人机驾驶员月薪轻松上万、入行门槛不高?听听从业者 ...